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从洪荒逃到武侠
听书 - 从洪荒逃到武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078章 背后的眼睛(月票加更)

二子知命 / 2022-06-23 07:23:0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黄松子也在欣赏云灯,可渐渐察觉些许异样。

不是悟到了什么神奇功法,而是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。只是他也说不清楚,那种感觉具体是什么。

“与前几次的情况不同,鹤舞云灯稍微有一些特殊。”苏青道,“仙鹤化作灯魂,使它有自己的意志。若是你能参透,或可超脱世俗枷锁。若参不透,那就只是一盏好看的灯。”

“多谢仙君指点。”黄松子心潮起伏,听懂了苏青的话。

如果他能找到鹤舞云灯的秘密,能获得的好处只怕比前几家加起来都要好。

“自己的意志,岂不是就是那只仙鹤的意志……”黄松子突然有点后悔。

之前还是任拿捏的坐骑,抓住之后本准备好好教育一下。结果一不留神地位调转,跑到自己头上去蹲着了。

“师父。”正在在那琢磨,一个老道士走过来,“仙鹤都在灯周围飞着不下来,要不要想个办法?”

“不会一直飞的。”黄松子这点倒是能看透。“现在只是被吸引,累了自然会下来。而且有这盏灯在,日后只怕还会吸引更多灵禽。”

“原来如此,这是诱饵!”老道士眼睛一亮。“弟子这就去让人准备,待那些禽鸟下来迅速擒获。门里的鸟笼也需要多造一些,以备新鸟之用。我白鹤门……师父,你这样看我干嘛……”

老道士正兴致勃勃的说着,便看的黄松子正用吃人的眼神瞪他。

“什么诱饵?!那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诱饵?!信不信贫道造个笼子把你关进去!”黄松子大发雷霆。

“亏你活这么大年纪,脑袋塞的都是鸟毛吗。门内豢养禽鸟,当以诚相待。与之交心为友,而并非当做牲畜……”

道士被喷了满脸,脑子更是晕乎乎。

刚才老门主抓那些鹤的时候,可是手脚利索的很,掐着脖子往下按,没见什么以诚相待。弟子们绑的不够紧,都要被他骂两句。怎么这么大一会儿,就突然换了性子……

“算了,看你也悟不透。”黄松子很是失望。“召集门人弟子,贫道要重立门规。还有,后山的那些鸟笼子,马上给我烧了去……”

黄松子重整门派,苏青窥探识海。

点亮了鹤舞云灯,乾洲迷雾又驱散一块。

超过七分之四的区域,已可在神识海洋中俯览。

苏青对人间事没有兴趣,不会去探查任何人任何事。不过这次例外,因为看到一个人。

而且不在新驱散的地带,而是迷雾重重的区域。

邀月宫所在,看到了一个青年。

任书奎。

之前就可以看到他,但仅限于容貌模样。这次看到的更多,包括身处的场景。

一间幽暗的狭小牢房,任书奎坐在椅子上。还是那副轻浮打扮,松松垮垮的样子。

对面有两根刑柱,上面绑着两个人,徐初平与宋月瑶。

两人没有受伤的样子,只是显得有些虚弱。宋月瑶闭着眼睛,徐初平在和任书奎说着话。

“我记得当年刚入门的时候,师父就说过你的穿着轻浮。每次去见师父的时候,我都会帮你整理衣冠。”徐初平轻叹,“可是看你现在,似乎还不如当年。”

“因为我是故意的。”任书奎摆弄了下衣衫,“师父教训我,你也教训我。在你们眼里,我就从来没做对过事情。但是现在,我可以做自己。”

“师父对你期望很高。”徐初平道,“如果你不是犯错,烈剑山庄的继承人是你。”

任书奎大笑起来,笑的前俯后仰:“师兄啊师兄,你都这么大年纪了,又是快死的人了,说句实话就不好么?”

徐初平瞅了他一眼,闭上眼睛不再说话。

“怎么不说了,这不像你啊。”任书奎止住笑,“你那么爱说教,应该还有很多话想说才对。”

“因为你提醒了我,和快死的人说话没意义。”徐初平道,“别的罪责,你或有逃脱的可能。但你冒充蓬来传人,注定是个死人了。”

“徐庄主,你不该对你师弟这么乐观。”宋月瑶插话道,“仙君手段非凡人能够揣摩,他所受罪责必定难以想象。如果只是丢一条命,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”

任书奎又笑了起来:“月瑶,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啊,这么多年没变过。只是可惜,容颜不在,已经老的不成样子。”

宋月瑶道:“臭皮囊而已,老了便老了。”

“哈哈哈,说的倒是洒脱。”任书奎笑的更厉害,“如果我有办法,让你像我们一样,恢复青春呢?郭残阳,你应该见过了吧。”

“见过又如何。”宋月瑶道:“像你这样,我不如去死。”

“我可不会让你死,你得好好活着。”任书奎轻笑,“不着急,我不着急。终有一天,你会求我的。在你求我之前,邀月宫的那些女弟子,会代替你服侍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宋月瑶咬牙切齿,抖的锁链哗啦作响。“任书奎,你要是敢动她们,你一定不得好死!”

徐初平亦是愤怒道:“你若还是烈剑山庄弟子,就不要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!”

“你以为我喜欢?”任书奎冷笑,“那些肮脏的女人,有机会侍奉是她们的福分。若不是为了压制火毒之痛,你当我真能看上她们?她们只是工具,我练功的器物。”

“无耻!”宋月瑶气的直哆嗦。

“放心吧,我在乎的,只有你。”任书奎又看向宋月瑶,阴阴的笑了起来。

“虽然你现在老了一些,但我记得你当年模样。等到向老祖再求一枚灵果,我们便可在这邀月宫长相厮守了。”

“你休想!”宋月瑶咬牙切齿。“我就算死,也不会如你的意!”

“混账!”徐初平更是狂怒起来,奋力想要挣脱枷锁。可除了哗愣愣的声响,没有丝毫能够挣脱的迹象。

“这种不能运功的滋味,不好受吧?”看着两人愤怒挣扎,任书奎很是满意,更叹息道,“只有真正失去一切,才知道拥有的时候有多宝贵。”

徐初平和宋月瑶一下就安静了下来,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他。两人突然觉得,和这个家伙生气似乎真是犯不上。

冒充蓬来传人,是何等的大罪孽。仙君只是暂时没有理他,又怎会真的由他这般得意。

任书奎感觉一阵异样,不知道这两个人突然怎么了。

“刚才,我说错什么了么?”

三人在牢房里大眼瞪小眼,苏青于识海中远望。

看了几眼任书奎,又将视线移向他身后。

任书奎的背后,有一个东西。

徐初平和宋月瑶都看不到,但瞒不过苏青的感知。

一团黑乎乎的雾气中,隐藏着一只眼睛。

带着蛮荒的古意,带着暴虐和死寂。

那个东西不在邀月宫,但它无疑又真实存在。

之前听到了声音,现在又见到了轮廓。而且那个东西,似乎也在注视着苏青。

“你想我现在去找你么?”苏青问。

眼睛很快消失,黑雾随之散去。

非常完美的隐藏了气息,如同从未存在过一般。

……

道士养鹤,悬灯教之舞,规旋矩折,应律合节。旅人观而惊,鹤舞犹如人焉。道曰,鹤为吾友,以诚待之,意相通。旅人叹,鹤友高洁,荣焉。

《乾洲梦华录》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小说,小说网-好看小说网|免费阅读最新热门小说(208207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